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唐悠悠季枭寒最新章节目录 > 第2169章 见面了
    女人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剥的干净了,男人眯紧了眸子,一脸平静的观赏着。
    女人长的很美,飘逸又浓密的长卷发,纤细柔软的腰枝,不及盈盈一握,该长肉的地方长的很好,该瘦的地方也瘦的恰到好处,想不到张家还有个这么美丽的女儿。
    男人饶有兴趣的吐出一圈烟,虽然看着这个女人如此曼妙的身影,可他却发现自己仍然没有一点兴趣想过去抱抱她,不仅如此,他只要她安安份份的做好她的角色就可以。
    程晴晴并不知道,自己在某人的眼中,毫无隐私了。
    她快速的进浴室洗了澡,然后就穿了一套家居服下楼吃晚饭了。
    古叔让一个阿姨送来了晚餐,三餐一汤,还有水果甜点,都很精美,味道也很好,程晴晴觉的住在这里,就跟天堂一样美好,要是妈妈也能一起过来住,那就好了。
    程晴晴吃完了饭后,就跑到楼上去看剧本了,今天有个网剧又给她递来了剧本,想找她演个女二号,程晴晴现在算是来者不拒,只要有戏演,有钱拿,什么角色她都偿试。
    程晴晴翻开剧本后,就开始一个人的表演了,只是,她没想到,第一场戏,就是女二为了博取男一号的同情,自个儿上吊了。
    程晴晴无语了,不过,她还是拿出了一条围巾,把自己的脖子给栓住了,挂在了旁边一个木头衣架子上,自己便随着栓紧的围巾在那里演着一个快要窒息死亡的人。
    舌头伸长,眼睛往上翻出眼白,两只手死死掐着脖子的绳子……厉青延正打算处理一下工作事项,一转身看到那个女人把自己挂在衣架上自杀,他吓的猛的站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外冲去。
    “徐家送了个经神病给他吗?
    该死的。”
    他这般气愤的想着,已经从二楼的走廊跑向了对面的那栋小楼。
    程晴晴正渐渐找到了自杀者的那份绝望感觉,突然,房门打开了。
    一个男人不请自入,而她正好翻着白眼,吐着舌头,马上就要死去的样子。
    “呃……”程晴晴看着眼前闯进来的男人,她惊住了,赶紧将小舌收回,小嘴却合不拢了,晴晴张开,看着男人。
    走廊是黑的,房间里的灯却是亮堂堂的,光线直接把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五官印进她的眼睛,三十岁的男人,气质成熟,性格沉稳,可绝对不是徐家人口中的老男人,不仅如此,他长的还很好看,眉尾飞挺,鼻梁挺傲,坚毅的薄唇还十分的性感,以及优美的下巴线条,他好像还有一个柠檬下巴,中间有条淡淡的弧线,令他清冷的五官多了一抹柔色。
    这是程晴晴第一次看到厉青延,却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景下,她刚才演的很绝望,一个濒死挣扎的人,她的内心也很绝望,可却在绝望中,看到了一个赐给她新生活的男人,还长的那么的俊美,她的心,怦怦的狂跳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
    厉青延本没有要过来见她的想法,可此刻,他还是来见她了,怕她真死在这里。
    “我……我在演戏啊,对着剧本演。”
    程晴晴手忙脚乱的想要把脖子上栓着的围巾结打开,可却发现,自己一慌乱就会手足无措,没有力气,腿一软,吊在脖子上的围巾也跟着一扯,她顿时窒息的难受,双手双腿乱踢蹬。
    厉青延觉的她不仅脑子有病,精神不正常,还手脚不灵活,是个傻子。
    他没好气的过去,一把将她拎起来,把套在她脖子上的围巾强行扯开,随手扔在床上,目光盯着这个小傻子,他气恨的咬牙:“你真的是张家的女儿,我想退货了。”
    “别……别退货,我真的是张家女儿,我叫程晴晴,虽然不姓张,但我真是他的女儿,厉先生,对不起,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程晴晴一听到他说要退货,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泪水在眶子里打转,一有惊慌的望着男人。
    “不准哭,你敢掉一滴泪,我就把你扔出去。”
    厉青延看到她眼泪打转,就莫名的烦燥,他还没把她怎么样呢,她就先哭了,她还有理了吗?
    程晴晴吓的赶紧把眼泪忍住,低下了头去。
    “以后不准在家里演这种戏码,听见没有。”
    厉青延冷声交代。
    “你怎么知道我在演戏的?”
    程晴晴美眸一愕,随即,一双眸子四周看了看,就看到了卧室天花板的角落里,有个监控摄像头,她吓的惊呼一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可发现,抱脑袋无济一事,她又下意识的双手环在胸前,一脸羞愧的看着厉青延。
    厉青延冷冷的瞧着她,现在知道害羞了?
    刚才可脱的很欢乐啊。
    “厉先生,你怎么能在房间里装那种东西。”
    程晴晴还是有些怨言的,自己刚才脱的精光了,他岂不是都看到了?
    好丢脸。
    “这是我的家,我想装就装,不需要询问你的意见。”
    厉青延讥嘲的说。
    “浴室里不会也有吧?”
    程晴晴又惊慌的问他。
    “没有。”
    厉青延面无表情的说。
    程晴晴神经总算是松了下来,随后,她继续低着头:“我以后不会再吓着你了。”
    “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
    厉青延不喜欢她低头说话,这没礼貌。
    程晴晴自嘲道:“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
    我低着头,你就看不见了。”
    “谁说我不想看到你?
    我只是觉的没必要见面。”
    厉青延纠正她。
    “厉先生……”“叫老公,以后得学着这样叫我,在任何场合下,任何人面前,你都得这样叫我,这才对得起我们的结婚证。”
    厉青延烦闷的打断她的话。
    程晴晴点点头:“好,我会改的,老……老公。”
    厉青延总算是满意了一次,张家说会送一个听话的女儿给他,果然,很听话。
    “我不喜欢太吵的女人,你安静一些,还有,你别演戏了,做全职太太。”
    厉青延又冷酷了起来,霸道的要求。
    “不行,我不想做全职太太,我还是想演戏,而且,我刚接了一个代言,签了三年的合同,我不能违约。”
    程晴晴的语气终于有了一点力度。
    “我每个月给你百万的零花钱,还不够你消费吗?”
    厉青延脸色难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