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女神的贴身高手 > 《女神的贴身高手》正文 第1699章圆觉法神
    天布鲁顿时对这和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自然不惧什么高人,在他眼里,哪里还有高人啊,除了仙界的天君还能让他有所忌惮,这人间的一切事物,人物,他都不放在眼里,
    那盛名远传的神帝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笑话,
    就算是魔帝,魔帝虽然杀了他的徒弟布鲁纳,但这一次交锋,天布鲁也认为魔帝不过如此,
    盛名远传的魔帝,也就是举手之间灰飞烟灭嘛,
    天布鲁趋步来到了那和尚的面前,和尚专研棋局,并未抬头,
    天布鲁淡淡一笑,说道:“和尚,你一人下棋,不闷吗,”
    “贫僧在等一个人,”和尚抬起头,他双手合十,说道,
    天布鲁说道:“等人,等什么人,”
    “便是阁下你,”和尚说道,
    天布鲁脸色一变,他注视和尚半晌,然后森冷说道:“和尚,你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出家人,怎可妄语,”和尚说道,
    “好,我来了,你找我作甚,你可知我是何人,”天布鲁说道,
    “贫僧当然知道施主是何人,而这个地方,不是施主应该来的地方,”和尚淡淡说道,
    天布鲁说道:“那么,我已经来了,你待如何,”
    “施主如果不着急的话,可以坐下来说话,”和尚说道,
    天布鲁便即坐下,他倒想要看看,这和尚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而恰巧这时,来了三五个小朋友,大约都六七岁的样子,
    “大师,大师,我们来了,您不是说要给我们变魔术吗,”那几个孩童叽叽咋咋的叫着,甚是欢快,
    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好好好,你们在这里待着,一会就有魔术给你们看呢,”
    天布鲁冷笑一声,道:“魔术,”
    和尚朝天布鲁看来,他说道:“难道施主不相信贫僧会魔术,”
    天布鲁说道:“我的时间不多,若是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下场会很凄惨,”
    和尚说道:“施主杀戮之心太重,这样不好,”
    天布鲁说道:“和尚,我说过,我的耐心有限,”
    和尚不慌不忙,说道:“何必着急,你以后要陪伴贫僧很长的时间,”
    “哈哈,笑话,”天布鲁说道,
    和尚说道:“妄念一起,灾祸便至,所以,息心便是息灾,”
    天布鲁眼睛眯成一条缝,他看向和尚,似乎是想要将和尚看透,和尚淡淡然然,他说道:“阿弥陀佛,沧海桑田,万物世事,只可向前,施主,你可曾见过,时间回流,江河之水倒流的道理,”
    天布鲁身子一震,他眼中闪现厉光,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和尚说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圆觉,”
    “众法之神,”天布鲁骇然失色,
    天布鲁身子一动,立刻就想要逃走,
    便在这时,圆觉出手,
    他将那盛放棋子的钵盂一拍,这钵盂突然就朝天布鲁飞去,
    这一瞬间,天布鲁突然发觉身子仿佛被禁锢了一般,任凭他有万般神通,此时却是什么都施展不出来,
    那钵盂这么一罩,天布鲁身子迅速缩小,便被罩在了钵盂之中,
    和尚朝那几个孩童一笑,说道:“这魔术,神奇吗,”
    “啊,太神奇了,”几个孩童眼神充满了震惊和好奇,
    “大师,您是怎么做到的,”有孩童问,
    “魔术就是不能说的秘密,若是说穿了,就什么都不值了,”圆觉起身,将那钵盂抓在手中,而在钵盂罩过的地方,出现了一条小狗,这小狗身上毛色黑白相间,可爱得很,
    几个孩童立刻说道:“太可爱了,”
    有个小家伙上去抱着小狗,冲圆觉说道:“大师,您能把这狗送给我吗,”圆觉微微一笑,说道:“那可不行,这条小狗还要陪伴贫僧呢,”
    “啊……”孩子顿时满脸失望,
    圆觉拿出许多糖果,说道:“这些你们拿去吃吧,”
    小孩子,就是馋吃的,一见到糖果,便什么其他的都忘了,于是就丢下小狗来抓糖果,之后便作鸟兽散了,
    圆觉则将那小狗抓在手里,然后朝前走去,
    陈扬是在晚上的时候,见到圆觉的,
    见到圆觉那一瞬,陈扬惊呼出声,“无为大师,”
    这是发生在曼城小区那栋房子门口的事情,
    本来陈扬是准备了别墅,让沈墨浓和乔凝她们搬过去住的,但是搬家这种事情,不是一下子能完成的,而陈扬能待的日子不多,所以大家就都没提这一茬,
    就在刚才,陈扬一家人在吃晚餐,刘妈和赵妈在带念慈,
    刚好有人敲门,陈扬就起身去开门,
    他没想太多,也不怕有什么陌生人来敲门,
    陈扬打开门就看见了圆觉和尚,
    “无为大师,”沈墨浓也吃了一惊,她连忙起身趋步过来,她听说过无为大师,但是无为大师都死了二十多年了呢,
    陈扬则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和尚,记忆里,这分明就是在平行世界里见过的无为大师啊,
    圆觉微微一怔,随后说道:“阿弥陀佛,贫僧非是无为,贫僧法号……圆觉,”
    “圆觉,”陈扬只差没一下跳了起来,
    我靠,他那里会不知道圆觉啊,
    众法之神圆觉,那是传说之中的传说人物啊,
    是天道笔的第三位主人啊,
    陈扬的声音发颤:“圆觉……是我以为的那个圆觉,”
    圆觉说道:“施主,可否随贫僧出去一叙,”
    “好,好,”陈扬忙应道,
    乔凝和沈墨浓也是震惊无比,只是很快,圆觉就抓了陈扬,
    陈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已经出现在三十层楼的天台上,
    在天台上,看燕京的夜晚是灯火璀璨,
    夜风吹拂过来,不免让人觉得寒冷,
    不过对于圆觉和陈扬这样的人来说,是无所谓的,
    “不对,您即是圆觉,如何能够进入这燕京城来,”陈扬忽然想到什么,
    圆觉手里抱着那条小狗,他微微一笑,说道:“施主来的,贫僧为何来不得,”
    “额……”陈扬一时之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不知为何,陈扬在见到圆觉这样的古老大神时,他心中没有一点害怕和恐惧,更多的却是崇敬与崇拜,
    这是一种气场的感觉,
    “您这小狗,挺可爱啊,”陈扬寻找话题,目光落到了圆觉手中的小狗,
    “你喜欢,给你抱一下,”圆觉说道,
    陈扬见圆觉伸出手,将小狗递了过来,他顿时感到盛情难却,于是就接过了小狗,他摸了摸小狗的头,说道:“毛很顺,”
    “来,乖,”陈扬迅速从戒须弥里找出了一代饼干,拆开之后就给那小狗吃,
    可没想到的是,陈扬感觉到这小狗气得浑身发抖,
    陈扬不禁郁闷,说道:“大师您这狗还真特别啊,”
    圆觉微微一笑,
    随后,陈扬就拍了下小狗的脑袋,说道:“小家伙,本事不大,脾气很大啊,”
    那小狗嗷嗷尖利的冲陈扬叫,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大师,还给您,”
    圆觉便将小狗接过,
    “大师,您怎会突然来找晚辈,”陈扬言归正传的说道,他自然而然的想起了灵慧和尚的话,灵慧和尚说过会有人来给自己释疑,难道他说的就是圆觉,
    圆觉说道:“贫僧来是告诉施主,灵尊的危机已经解除了,施主可以放心离开燕京,”
    “难道天布鲁已经被大师击退了,”陈扬欢喜说道,
    “可以这么理解,”圆觉说道,
    “多谢大师,”陈扬说道,
    他顿了顿,说道:“看来您已经知道灵尊之祸害了,”
    圆觉说道:“贫僧早已知道,”
    陈扬说道:“此事事关人类生死祸福,大师乃是众法之神,您若出面,必定一呼百应,还请您出手,”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圆觉摇摇头,说道:“未来的事情,是多变的,最大的危机,并不是灵尊,所以,贫僧只能是顺其自然,”
    “最大的危机不是灵尊,难道您是指我们自己,”陈扬吃了一惊,说道,
    圆觉说道:“没错,最可怕的东西,往往不是其他的外来事物,反而是……人心,”
    陈扬说道:“那晚辈现在应该怎么做,不管灵尊之事吗,”
    “施主你是事物发展的一环,你想怎么做,都是可以的,”圆觉说道,
    陈扬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大师说话,充满了机锋,晚辈着实难以理解,”
    圆觉微笑着说道:“现在不理解,不代表以后不会理解,”
    陈扬想到什么,说道:“大师这次出手,是因为什么,”
    圆觉说道:“贫僧有贫僧的职责,”
    “职责,守护大千世界,”陈扬说道,
    圆觉说道:“施主果然聪慧,”
    陈扬说道:“不敢当,”他心里想到了那一颗山海珠,只是可惜,山海珠已经不在自己手上,
    “您和星主之间,是什么关系,”陈扬说道:“大师,请恕晚辈斗胆了,这个问题着实令晚辈困惑,”
    圆觉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陈扬顿时语塞,心说这出家人拒绝他人还真是利索啊,
    “大师,那您知道无为大师吗,”陈扬再次问道,
    圆觉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额……”陈扬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