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有道 > 第十一章生活家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清风。
    来者,非常人也。
    苏临风收回目光,走进厨房。
    在一旁的苏小小,急急忙忙起身拿上菜单招呼道:“这位姐姐,您是第一次来我们店吗?我们店美食很丰富的,您瞧瞧。”
    菜单快速递出。
    对方缓缓坐下,没有伸手去接菜单,空灵的眸子盯着墙面一副字帖,上面写着:
    夏日凉亭坐品茗,
    闲读小诗常心静。
    这是一首较为平淡无奇的句子,她却是细细观摩,渐渐入了神。
    菜单停留在半空。
    苏小小心里有几分郁闷,这位漂亮的姐姐,似乎老盯着一副字帖…
    她只好将菜单放在桌面上,声色提高了几分贝,道:“姐姐,您要吃什么?我们店里……”
    声音大了,不想听到也难。她面色静如水,微微点头,道:“来一份雪蟹。”
    苏小小愕然转身看着父亲,咱们这菜单上好像没有雪蟹吧。
    苏父苦笑一声,闺女你看我也没用呀。
    ?苏小小脸色有几分尴尬,道:“我们小店……您看看菜单上面,还有很多的美食。”
    ?听得这个“服务员”如此说,气质有几许冰霜的女食客,目光移到桌面的菜单上,细细的看了起来。
    一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苏小小瞧得是那个心累啊,这位漂亮的姐姐,看个菜单至于如此慢慢吞吞吗?
    她眼皮都快沉下去了。
    厨房内整理打扫的苏临风,见外面那么安静,他侧身,目光从门口远远看去,见那位吃客如此慢动作。
    他眼睛微眯,有一种预感心头冒出。
    苏父眉头轻皱着,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客人。
    当然,再不明白的情况下,只能静观其变。冒冒失失上去,打搅对方,只会给店里形象添一笔X。
    同时,他也想锻炼一下自己的闺女,处理事务的能力。
    就在苏小小等得想呼呼大睡的时候。
    对方目光收回,渐渐落在她身上,缓缓开口,道:“那就给我来一份响油鳝糊吧。
    这话一说,苏小小愣神中,身后的苏父轻叹一声。
    听得老爸轻叹,苏小小轻醒了几分,面色不由尴尬起来。
    眼前这位气质非常好的姐姐,似乎不按常理出牌,菜单上那么多菜品不点,却是随心意点菜。
    不过,这吃东西本凭心意,没有什么不对。
    苏小小忽灵机天上来,厚颜赞了一声:“姐姐,您真是一位资深的吃主,这一道响油鳝糊是本店特色菜,爱吃得客人较多,这几日,主材未到,实在对不起。很抱歉。”
    这话说得漂亮,先给予客人称赞。然后委婉说出理由。
    对方微微偏头看着她,目光清澈如水。
    苏小小尽量掩藏丝丝尴尬,小脸蛋上呈现出美丽的微笑。
    见此,她未答话,一根食指轻轻点樱桃小口。
    这个动作很可爱。
    好似六七岁的小女孩,点嘴沉思。
    但这个微小可爱的动作,令厨房内一直在注意这边的苏临风,心头预感越来越强烈。
    苏小小见这位漂亮的姐姐,这般摸样,内心笑开了花。
    就在这时,对方静默中,忽道:
    “小姑娘,你很美丽。”
    苏小小莫名其妙,不过,得到人家称赞她心里欢喜不已。
    但对方下一句,让她成了一只海鸥,蓝天大海,自由翱翔……
    苏父见自己的闺女……目光丝丝惊色连闪。
    这是对于生活的感悟,才能使一个人转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真是了不起的生活家。
    能做到这样的人,家中只有那位生活狂人了。
    苏临风心叹一身,果然如此。
    对于生活的体悟,竟然透彻到了如此地步。
    ……
    厨房内,苏小小老实低着头,不敢看着父亲和哥哥。
    刚才自己太天真,太傻了。
    中了埋伏,都还不自知,竟然还沾沾自喜。
    苏临风伸手给了她一个板栗,温和笑道:“经一事,长一智。不要忽视生活中的学问。”
    苏小小有苦涩,有不解,问道:“哥,她咋那么厉害呢?怎么做到的。”
    苏临风沉吟片刻,道:“生活学,是一门综合性科学,往往生活中忽视的细末微节,有部分观察者会把它引入实验中去。”
    “往往能够验证该事件领域的推断是生活学科学化的基础。”
    “二来,生活学是人类自我认知的一门科学,日常活动,忽视的细末,它有着太多太多我们目前还无法探索的奥秘。”
    “生活学这个词最早来源于一个平凡而伟大……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过,他特别热爱生活,喜欢咬文嚼字,喜欢倒着看世界。“
    他说地球,不是圆的,它是不存在的。
    当时很多人驳斥他的观点,他说了一句,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巴。
    苏小小好奇道:“他说了什么!”
    他说:“伟大的妈妈,在我灵魂深处。”
    听到这句话。
    苏小小一点也笑不出来,陷入了沉思。
    这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
    当人们议论地球是圆是扁的时候,他用这句话……
    难道我们整天议论自己的妈妈。
    这是不对的。
    这对于生活的体悟,太不可思议了。
    苏父在旁催促道:“你去陪陪小罗。”
    苏小小白了一眼,马上出去了。
    苏父轻叹口气道:“那位客人要吃松鼠撅鱼,没有食材,又该如何?”
    一番交流下,苏临风给自己父亲出了个主意。
    听得建议,苏父眼前一亮,走出了厨房……果不其然对方点头答应了,这主意真是妙。
    ?然后下面便是准备好食材,开始做了。
    他们下面要做得是一道名菜,和上面几个菜是一个系列菜。
    如今国内闽菜、苏菜、客家菜,湘菜、沪菜、京菜、川菜、徽菜、鲁菜、香港菜,各省风味的众多大酒楼在世界林立。
    我国比较著名的地方菜如四川麻婆豆腐、鱼香肉丝、宫保鸡丁、干煸牛肉丝。
    鲁菜中的葱烧海参、红烧海螺、清汤燕窝、奶汤鸡脯等。
    苏菜中的清蒸鲥鱼、蟹粉狮子头、鸡汤煮干丝、南京板鸭等。
    浙菜中的西湖醋鱼、生爆鳝片、龙井虾仁等。
    徽菜中的火腿炖甲鱼。
    北京菜中的烤鸭、涮羊肉、满汉全席等。
    还有许许多多小巷里,各地著名的风味小吃如北京豌豆黄、炸灌肠,
    广东肠粉,虾子面……
    天津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
    山西刀削面、猫耳朵……
    四川担担面……
    陕西羊肉泡馍……西安饺子
    兰州牛肉拉面……
    XJ烤羊肉串……
    云南过桥米线、小锅米线……
    山东盘丝饼、油旋……
    福建的鱼丸、虾肉面……
    湖北武汉的汤包、东坡饼……
    东北的煎饼果子等等
    成了当地最受欢迎的风味小吃。
    当然西餐馆在中国势头近些年有些高涨,仅仅在某某某城市就有数百家,法国大菜最具人气,意大利菜、韩国料理、泰菜、RB料理也很普遍。
    另外还能尝到并不多见的俄国菜、德国菜、葡国菜、西班牙菜、古巴菜、巴西菜、越南菜、马来西亚菜等。
    还可以尝到纽约牛排、巴黎蜗牛、澳洲小牛肉、挪威三文鱼、泰国龙虾……各大宾馆,大多聘请外国名厨主理西餐,做的十分正宗,氛围也十分好,风光的很。
    说实在,一门好手艺,真是需要付出汗水和泪水。
    当下,苏父要做得是一道名菜,属于客人的家乡情怀。
    这道菜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据说在清乾隆年间就已经成为了御膳。
    坐在厨房外面那位女客人既然那么喜欢吃家乡菜,他们目前因为某些原因,做不出她点得那三道菜,那何在同类家乡做功夫。
    ?吃不到自己点的菜品,但能吃自己喜欢的家乡菜品,也算符合心意。
    ??一名吃客,也有着深深的乡浓情意。
    苏临风在厨房开始给父亲搭把手,开始切蒜。
    “嘿,你把那蒜芽挖掉,做出的味道会更好。”苏父及时提醒道。
    “蒜芽??”苏临风感觉自己又要长见识了。
    “蒜瓣竖着一切为二,就能看正中间的芯子那就是蒜芽。”苏父见他表情定住,笑呵呵解释道。
    原来这个部位叫蒜芽……
    苏临风心里一丝惊叹。
    经常切蒜,真倒把这小小蒜芽忽视了。
    苏临风开始询问:“为何要将蒜芽挖掉?
    做菜,挖掉蒜芽还是有些许麻烦的。
    “蒜芽里有很多营养,但涩味比较重,而且这个部位最容易焦。虽然它不像土豆的芽那样有毒,但提前挖掉能让菜的口感更加细腻。”苏父一字一句地解释着。
    发音吐字特别清楚。
    苏临风果真长了见识,小小大蒜,还有这么多学问。
    他开始切洋葱……
    “不对,洋葱先对半切开,然后像这样横着切几刀,再竖着切几刀。最下面的五厘米留着不要切……如此切,洋葱末就不会到处乱跑了。”
    “原来如此……”
    细末枝节,见学问啊。
    苏临风点头,开始按照父亲教的方法切洋葱,果然是真理。
    他切的同时,忽问道:“响油鳝糊这一道名菜,近代历史中,它在何人手里扬名?”
    苏父从冰柜里拿出一块猪里脊肉丢在锅里水煮,偏头回道:“这一道名菜响油鳝鱼,那时,是在一家同春园的饭庄,很是红红火火。做这道菜得是当时是由同春园最初主厨王世忱,这位老先生祖上两辈都在王府当过厨,他身得家传后赴镇江学艺几年,出来后,他烹制的菜肴精美绝伦。”
    ?“尤其是这响油鳝鱼,可谓是王老得意之作品。”
    ?听父亲这么一说,苏临风对这响油鳝鱼兴趣多了几分。
    同时,手里也没有闲着,他听着父亲吩咐,快速取去锅里的肉,然后切成小块,刀背拍松,放入碗中,加入料酒、盐,搅拌均匀,腌制5分钟。
    苏父在一旁裹上淀粉,捏紧成球状,继续说道:“这响油鳝鱼的做法,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但要做出很高的水平需要名师指点。”
    “为父年轻时在春满堂当学徒的时候,跟一位老厨师学过这道菜。这响油鳝鱼的做法是将鳝鱼丝滑炒,然后与火腿丝,冬笋丝,香葱丝摆入盘中,用炸花椒的热油浇上,顿时香气四溢。”
    ??“而且中医认为,鳝鱼味甘性温,有补虚损、除风湿、强筋骨等功效。”
    听完父亲所说,苏临风又涨了几分对鳝鱼的知识,没想到鳝鱼还能这么做。
    他小时候在家中做膳鱼可谓简单粗糙,直接放油烧热,下姜、蒜,煸香后,投入鳝段猛炒……
    当时,他可没有加什么火腿丝,冬笋丝,香葱丝。做出来的鳝鱼,吃几口就不想吃了,很缺味。
    苏临风再次询问了起来:“您老给我说说这松鼠鳜鱼又是什么来头?”
    苏父这时已开始锅中放入食用油,油温达到160度,将裹上淀粉的肉球放入油锅中,炸至变色,然后捞出,放凉。
    做完这一套手里工作后,他面向儿子和蔼笑道:“这道松鼠鳜鱼可大有故事,在清代年间,乾隆皇帝第二次下江南时,一次曾信步来到苏州松鹤楼酒楼,他见到湖中游着条条鳜鱼,便要提来食用,当时那鱼是用作敬神的祭品,不敢食之。”
    “但圣命难违,当差的只好与厨师商量,最后,决定取鱼头做鼠,以避“神鱼”之罪。当一盘松鼠鳜鱼端上桌时,只听鱼身吱吱作响,极似松鼠叫声。
    “尺把长的桂鱼在盘中昂头翘尾,鱼身已去骨,并创上花刀,油炸后,浇上番茄汁,甜酸适口,外酥里嫩,一块入口,满口香。乾隆吃罢,连声叫绝。”
    ?“由于这道菜货真价实,名不虚传,便流传至今,成为人们款待亲朋好友的名菜佳看。”
    听完这松鼠鳜鱼来由,苏临风有几分意外,没想到这道菜,竟然和乾隆皇帝还挂上了勾。
    无风不起浪,若这是真事,那这道菜……吃吃这皇帝菜,也是一番美谈。
    边上肉球放凉后,苏启再次倒入油锅中复炸,炸至金黄,捞出。热锅热油,放入番茄。
    一番功夫后,终于出锅了。
    只见得倒入盘中的美食佳肴,色泽樱红,光亮悦目,形态圆小,表上富有细密的油脂。
    看其鲜艳诱人的颜色,就让人食欲腾腾上涨,苏临风闻着盘中散发而出的香气,便知这菜火候很到位。
    他马上端了出厨房,走到久等女子面前,放下盘中美食,抱歉道:“让您久等了,请慢用。”
    对方没有看他,而是被美食吸引住,盘里一颗颗如樱桃般大小……色泽鲜艳,排列整齐。
    真是好厨艺。
    动作优雅的起筷,夹住一块肉吃了一口。
    很有几分乡味。
    不枉久等。
    苏小小和罗平二人坐在窗台边,小声讨论着戏里面那些事儿。
    见得哥哥又要走回厨房,她笑嘻嘻拉着罗平出了门,并说了声:“哥,我们走了。”
    苏临风按住腰间,走到门口,叮嘱道:“注意安全,左右看灯。”
    可惜,他这话是白说了,二人转眼间,已经跑得没影了。
    秋风习习,苏临风站在原地,静默了一会,随后转身走入店里,拿着一块抹布擦起了桌子。
    这每天的日常工作必须要做,卫生生方面工作不能懈怠。
    十五分钟后,那名吃相优雅的女客,吃完了,起身伸手递出一张卡。
    苏临风上前接过,然后走到收银台开始刷卡。
    三分钟后,客人走了,临走时给了一张她的名片。
    苏临风低头看了一眼,她叫:
    凌微
    这名字有那么点高冷
    职业……
    苏临风微微摇头,何须想,当下还有许多事等着自己做。
    人与人,同一个世界,却有各自的生活。
    生活需要一颗平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