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有道 > 第十章那一年, 一转身,一回眸
    你,是我最喜爱的
    大虾
    身子微微蜷曲,弯弯的弧度
    呈现羞涩娇艳之态
    很美,很美
    你,是我最喜欢
    一道菜
    你把自己弄得色香味俱佳
    装在盘子里,然后摆上香叶作陪衬
    我尚未动刀叉就已馋涎欲滴
    很可口,很诱人
    你,是我抬头仰望的
    月亮
    天上一弯新月
    高高挂起
    虽然不是很亮,但是朦胧,害羞
    我知道,新月没有这么美妙
    但那丝丝光辉,照着黑夜中摸索,寻找的我们。
    我想说,老朋友
    我们携手并肩,漫步橘子洲头。
    ……
    那年,三月春。
    车厢里,一位高挑个儿的姑娘,依窗眺望。
    她慢慢转头,对我微微一笑。
    那丝丝笑容,在阳光下,那是多么迷人。
    车厢内,她那微微卷曲的黑发拢在脑后,扎成两绺,轻巧地垂挂着。
    深红色的运动衫领子,悄悄地露出深蓝色的外套。那时,我的心扑通扑通跳着,深深感觉到,这个姑娘的身上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和蓬勃的朝气。
    所以,每一年
    她的生日,我用一首诗来表达对她的爱意。
    但我不是诗人
    不知何时,我却成了一名……
    起初一年一首诗
    写了废
    废了又重来
    夹破了脑袋
    左手翻江
    右手倒海
    终于是
    功夫不负有心人
    写出来一份合格的诗卷
    自那以后,姑娘贪爱我那憋脚的文章,再徐徐往上加……
    ……
    生活水乡店
    苏父快步走了出来,见自家女儿今天带了一个帅哥进门。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难道……
    这孩子,昨日口口声声还说……
    苏父心里欢喜,女儿终于开窍了。有一位陪伴她…
    同时,勾起他往昔的回忆,那些记忆跳跃式闪现而出。
    虽是不能完整的连贯往昔,却又是那么最刻骨铭心。
    当一个人走进你窗口,或许这已经是上天注定。
    想想那些年和自己爱人点点滴滴,一首首小诗……
    当看到女儿,找到了“归属”
    他是那么欣慰。
    虽然面前这个小伙子面色暗黄,且隐约流露出几分焦虑,气色不佳。
    但这些是可以改善的,现在主要问题是自己女儿深藏不露啊。
    不过,能带人家进门,这是一件让他心里很舒坦的事。
    他人快速走上前去,热情招呼那个小伙子快快坐下,要吃什么,随便点。把这儿当自己的家一样。
    厨房内的苏临风,端出了自己做得萝卜煨肉,面露几分笑意,轻轻放到二人桌上。
    苏小小马上给身边帅哥使眼色,那意思是,吃,快吃,别拘谨哦。
    ?苏小小快速拿起了筷子,夹着一块切成片的萝卜,大口开吃了,赞了一声:“味道不错哦。”
    苏临风脑中马上传来叮得一声,恭喜完成支线任务。
    奖励初级技能火候学习书。
    他脑中马上出现一段文字:
    谁能告诉我,体温要达到几成油热?
    萝卜青菜该拿到什么火候?才能使它细嫩可口?
    自然的味道,它们圍爆炒或红烧。它们顺从清蒸、沐浴或骨瓷器皿熟物之法,最重火候。
    火候有须武火者,煎炒是也;火弱则物疲矣。
    有须文火者,煨煮是也;火猛则物枯矣。
    有先用武火而后用文火者,收汤之物是也;性急则皮焦而里不熟矣。
    ?有愈煮愈嫩者,腰子、鸡蛋之类是也;有略煮即不嫩者,鲜鱼、蚶蛤之类是也。
    ?肉起迟,则红色变黑;鱼起迟,则活肉变死。屡开锅盖,则多沫而少香;火熄再烧,则走油而味失。
    司厨者,能知火候而谨伺之,则几于道矣。”
    苏临风接收了火候一部分信息,快速整理思路,虽是文言文,但还是通俗易懂的。
    这里面内容主要讲了食材的关键取决于文火和武火,有的食材用文火煮,煮出来的味道鲜美可口,有的食材用武火煮,方能成色,吃起来才会更加有口感。
    对于火候和食材的关系,要有深刻的认知,如此才能做出一道美味佳肴。
    小时候,只有爷爷奶奶带着自己上学读书的时候,每周末自己在家烧菜,当时,哪晓得火候还有这么高的内涵,炒菜是遵从邻居街坊说的“油多火大作料齐”原则。
    在灶房里,猛把干柴往灶孔里加。那时的柴火灶旁,往往堆放着不同粗细的两种干柴和一些易燃的燃料:粗柴、疙瘩柴及木炭头子,多用于较长时间的煮和炖,比如萝卜海带炖骨头;细柴或干树枝及油毛毡、自行车旧内胎等,多用于爆和炒,比如爆炒自己常爱吃得花生米。
    那时候对于火候一窍不通,爆炒出来的花生米,往往烧得黑不溜秋。后来反复炒花生米,才幡然醒悟,火候是成败的关键。
    苏临风对于火候再次有了新的认识,如果再让他做一次萝卜煨肉,他有信心会做得更好。
    收回思绪,他一丝不可察觉的目光落在妹妹旁边男子身上。
    见对方眼神有几分尴尬,美食在前,咽喉微微吞了一下,却没有起筷子夹菜。
    静谧中难免让人尴尬,苏临风起身打开电视机,选择了一个美食节目。
    这是最近占据收视率排在前五的美食秘闻达人秀
    早已备好的腹稿,由主持人甜心缓缓说出:
    用快乐的心情拼凑生活的美好,剪辑人生的精彩。
    生活,就是由一切美好的零碎的点滴拼凑起来的最大幸福,是会让人觉得温暖快乐的名词。
    家里餐桌上一粥一饭、一汤一菜之中,一切看似不经意,一切其实早已经将浓浓的爱情,亲情,真情融汇于美味的佳肴之中。
    美味食品盈润……
    本期收看节目的可爱观众,我们暂时忘掉过去,抛开寂寞。
    下面,由甜心先来谈谈歪国仁,秘闻二三事。
    我一个表姐在米国住寄宿家庭,刚去的时候觉得米国食物……呃,吐了,就自己在厨房做了一顿饭,当时寄宿家庭那一家人都在,我表姐就招呼他们一起吃。
    他们吃过一顿饭之后,跟我表姐说我们房租给你减半,你每星期给我们做两顿饭行么…?
    表姐说:“太少了。”
    在我留学的时候,有次在宿舍烧了一锅糖醋排骨。为了散味,打开了房门。
    结果五分钟后认识了全楼的邻居。他们连汁水都没剩。
    邻居们大声激动道:“中国味道,棒极了!”
    再者是我一个英国室友跟我学了一点皮毛,做了一盘炝拌土豆丝,结果把她室友都感动哭了,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土豆。
    当然,还有比上面更夸张得是在LW时,学校几位老师每天风雨无阻地早起就为了去校门外面的早餐摊子吃油条,人家论根买,他们是论筐。
    并表情很认真说:“伙计,我的筐子是不是太小了。”
    伙计热情回:“先生,您改天整个大的。”
    吃得正嗨的苏小小,听得电视里这句对话,差点笑喷。
    再见老爹笑呵呵打量着身旁的罗平。还有老哥有那么一丝目光…
    电视里幽默风趣的谈吐,大碗里飘出来的香味,使得刚开始有点矜持的罗平,不再犹犹豫豫,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萝卜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后,方醒觉,有两道善意的目光,似乎瞧着自己。
    这让他瞬间……尴尬症又犯了。
    苏小小盯着父亲那眼神,她心里有几分明白了,起身介绍道:“这是我朋友叫罗平,就是昨天……他扮演公公,我扮演宫女……是我连累人家了,今天就想带罗平来家里吃一顿饭,表示道歉。你们没有意见吧。”
    苏父哈哈笑道:”没意见,哪来的意见。”
    笑声中,有那么一丝丝欣慰。
    女儿也会体贴人了。
    苏临风面色多了几分意外,自己这个妹妹平时大大咧咧的,不小心连累或者冲撞了人家,错在哪里……
    今日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还让对方来自己家吃饭,以表示诚意。
    这是好事,心性的成长难能可贵。
    坐在一旁的罗平脸色微红,起身忙摆手道:“那个说不上什么连累,我都经常习惯了,这个真没事。”
    苏小小拉着他坐下,急道:“是我错了,你别说没事呀,昨晚我想了很久,自己这次真的错了。”
    罗平摇头,轻声道:“我们底层的演员,吃这些苦……苦能磨人,我不怕苦。”
    声音轻轻,苏临风却感受到了背后的沉重无奈。
    不怕苦,但是苦海无边。
    他起身慢慢手指窗外,来往的人群擦肩而过,缓声道:“逆水行舟,人在舟上,目视两岸春光,却无法到岸停留细细感受一番。此路辛酸。”
    此话一出。
    罗平心里暗暗惊讶,苏小小这位大哥对于演员……
    他虚心请教,道:“演员人人想上岸,但两岸看似近,却一直无法抵达,这条路不知如何走了?”
    风透过窗,携一丝丝微凉近身,苏临风收回目光,缓缓坐下,起笔写下几个字。
    落笔,纸条摊开,升起。
    看后
    罗平精神一震,反复啄磨着这几个字。
    片刻后,他心里轻叹一声:
    自己怕是离演员二字,是无缘了。
    苏小小不免丧气道:“哥,你这要求太高了。”
    苏临风微微摇头,道:“不经一番寒霜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坐在一边的苏父,摇头晃脑,端着手里酒杯喝了两口小酒,暖暖身。
    他这年龄,人闲不得,闲了,寒意至。
    静默中,电视机里的主持人甜心,语气柔和,声音缓缓说道:
    生活中有了美食,就如同荷叶之上有了荷花,山峰之间有了青藤,翠柳之上有了黄鹂,那真的是一种微妙而美好的相依相伴,是不可或缺的。
    品尝美食,随心、随性、随缘。这样,寻常之物也是美食,这样,才可以让美食的美味入口、入胃、更入心。
    下面我继续聊聊歪果仁,秘闻二三事。
    现在有很多歪果仁,也流行在本国那些看起来就不像中餐,吃起来更不像中餐的中餐馆吃饭。
    一件件事儿,令人啼笑皆非,究其原因都有一连串能延展开来的细节。
    “我读高中时,有个西方英语老师也和我说过,她大学吋每天早上去早点摊子买油条吃,两个四五十岁的美国老男人站在油锅边上等看,炸出来一根就吃一根,吃完继续等着炸……呃,他们是要吃死方休吗?
    还有一次遇到几个韩国人,吃饭的时候,一脸茫然问老板,说,这里面的肉可以吃吗?贵吗?老板说,小伙子你们太苗条了,我这肉可以给你们长肉……自那以后,那几个韩国人天天大出血,来吃肉。
    还记得几个歪国仁请我去吃软炸里脊、锅包肉、雪绵豆沙、杀猪菜和皮冻。
    那家店口味真棒,他们吃完激动得不行,一定要跑到后厨和厨师合影。其中一个想留在后厨学锅包肉,让老扳半轰半劝给弄出去了。
    还有我一高中同学在乌克兰留学,他结识一位老乡,对方找了一乌克兰当地的女朋友,未来岳父十分反对不看好的。
    后来,未来岳父吃了自己老乡做的中国菜,就满欢喜悦同意他俩的事儿了。一顿豆瓣酱稀里糊涂一炒把他岳父给唬住了。
    ……
    听得电视里主持人说着各国趣味,苏小小笑得最欢,吃得满嘴都是油,大碗里萝卜和肉被她基本扫了大半,摸着圆圆的肚子,感觉有点撑。她起身赞道:“哥,你做得萝卜煨肉还蛮好吃的。”看着沉思中罗平有几分担忧道:“老罗接了一份爆破戏,哥你有什么好的意见。”
    ?所谓爆破戏是指影视作品中需要爆炸、烟火等场面的戏。而且每种爆破装置的爆破力量不一样。
    ?比如爆一辆摩托车跟爆一辆小车,爆破范围和安全距离就完全不一样,这一点很需要爆破师的经验,以及事前准确的测量。
    听得对方接了爆破戏,苏临风面色一紧,严肃道:“身处其中,不能半点大意,不能因为自己有这方面经验,失去了谨慎的态度。”
    目光注视着罗平提醒道:“事先最好与爆破师进行深入的沟通,了解意图,建立双方的默契。并在对方带领下进行走位,预习一番。还有就是信任非常重要。”
    ?罗平重点头道:“不是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心散了。”
    参加爆破戏得演员必须保持谨慎的态度,不能疏忽大意。
    要在爆破师按下爆破启动按钮的一瞬间逃脱,当然逃快了不行,逃晚了更不行。
    其中,还有一种情况出现,那就是爆破师已经引爆装置,演员却没有感觉,表情没跟上,如此又要重拍。这方面双方默契很重要。
    说起来是很简单的道理,做起来就很有难度。
    这时店里,门口走进来一个女子。苏临风看去,只见对方一头乌黑的发丝,高高挽起,由一排的珠子发饰固定,尽显高贵。
    苏小小见此,心里惊呼一声,这位姐姐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