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有道 > 第四章相亲往事
    秋风凉凉,窗外树枝上凋谢的叶儿漫天飞舞。一片片如蝶,如精灵,在天空中久久飘零,不肯落下。
    好一会儿,它又安静地躺在地上,孤独地诉说悲寂,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店内苏父目视着窗外,那片片落叶落地,轻叹一声:“你们年轻人的心理有问题。”
    苏小小起身走到收银台坐下,笑呵呵道:“爸,你这话说得很失水准,什么叫我们年轻人心理有问题?”
    苏父拿着一块抹布,走到她刚才吃过的桌面擦了擦上面的油污,面色显出几分苦意,道:“如果不是你们年轻人心理有问题,就是父亲真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苏小小拿起收银台上一面小镜子,对着镜子笑吟吟道:“爸,您哪老了,我看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呢?”
    ……
    金陵街,横店很富有名气的美食一条街,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并且各家都有自己的招牌特色菜,使得让路过这儿的吃客驻足,然后大开胃囊,先吃一顿再说,吃完后,还想去吃下一家,吃着吃着,幡然醒悟,原来自己步入了吃货的大军中。
    一间名为食味居古色风格的小店,里面雅间坐着一位打扮前卫,花容娇美的女人,她目光透过窗外,心事上涌。
    自家老妈今天给她特意安排……
    家里人为自己的婚事算是操碎了心,生怕自己嫁不出去似的,又给她给张罗起相亲来。
    可是几次相亲后,结果让她一直不是很满意。
    有一次,外公带了一个牛販大叔来家里玩,面对面坐着,自己就忍不住要发笑。我,堂堂一个漂亮小女子,怎么会沦落到相亲的地步?
    那是她第一次相亲,经验有些不足。
    不过,她张蔓妮认定一句名言:爱情,就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合适的人。
    自己等待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 22岁之前自己谈了一个男朋友,后来分手了。从此她开始了漫长的相亲。
    其中有一次妈妈以泪相逼,她那时还在异地工作,无奈下,她还是回家了。
    她单刀赴会,去一个茶楼相亲。一个男子正等着自己,然后聊了几句,却突然发现四周隐藏了许多眼睛,似乎每个人都在鬼鬼祟祟地打量自己。似乎知道她对相亲并不怎么感冒,把相亲这件事看成是走过场。
    但是,有一位大姐直接向他们走来。走过身边时,她对男子说:“我走了啊。”
    接着,四周哗啦啦一阵椅子响,一大家子人扶老携幼地离去。这才知道,这场暗战,自己中了埋伏……
    对方是个研究生,大学毕业后办了个厂。自己算是一个比较骄傲的人,但不知道还有人比她更加骄傲。喝茶期间,对方开始高谈阔论,手里举起一个茶杯,说你看这是什么。自己当时说,这是一杯水。
    他说,你看到的是一杯水,但是我可以看到水、玻璃杯以外的地方。从这个窗口望出去,你只能看见100米,而我却能看见200米。
    第二次见面,他把第一次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接着又问自己喜不喜欢出去旅游。他说我出去旅游是旅游,他出去旅游,那叫放飞心情。
    她也是无语了,结果就不用说了。
    第二个人是位律师,是家里小姨介绍的。结果那天去一看,只能说,离自己想象相去甚远……
    张蔓妮想到种种相亲往事,对于这一次可谓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今天来这里,也是给自己老妈一个交代而已。到时回去,就说人家看不上自己,傲气十足,目中无人。
    这时,外面一个平静如水的男子走了进来,对服务员问了几句,人便走进了里面那处雅间,第一次见面,他还是挤出几分笑容,伸出一只手道:“很高兴认识,我叫苏临风。”
    张蔓妮看向对方,目光微辣。对方脸上抹了点……
    不过,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本身对相亲较为失望的她,此刻,并没有伸出手,简单嗯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苏临风对此也不在意,缓缓收手。
    入坐后,见对方不怎么说话,他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精巧小盒子,道:“一份小礼物,还请收下。”
    张蔓妮目光不在他身上,没有回应。
    苏临风见此,也不气恼,收后。同时,挥手叫来服务员上菜单点菜。
    服务员小跑了过来,给过菜单。
    苏临风打开菜单一看,这食味居菜单特别的丰富:
    有宫保宫鸡丁,辣子鸡,泡凤爪,土豆烧排骨,水煮牛肉,灯影牛肉,干煸牛肉丝,冬菜扣肉。
    还有东坡肘子,麻婆豆腐,夫妻肺片,子姜鸭,香干回锅肉,嫩蛋虾仁,麻辣水煮鱼,蚂蚁上树,手撕鸡,粉蒸肉,红烧鸭,清蒸江团等等。
    苏临风依依过目后,便知道这家老板聘请得应该是几位川大厨。几十样菜好多都是川系菜。
    苏临风边点边问对面这个是否可以,给予对方基本的尊重。
    哪知张蔓妮说自己正在美容,开始忌辛辣……苏临风微微摇头,从对方的一些细节,他已经看出对方并不是忌辛辣,而是不想和他一起吃饭。
    不过既然来了,他也想尝尝食味居的菜品味道如何,别得不提,这宫保鸡丁,水煮牛肉,东坡肘子,清蒸江团是他平时喜欢吃的。
    而且对于这几道菜,他还能分辨出个中味道,至于其他菜品还是留着以后分辨吃吧。
    看他点了这几样菜,服务员倍感惊讶,这人真会点菜啊,这几道菜品也是他平时最爱吃的。
    服务员下去后,张蔓妮瞥了一眼苏临风,表面上没有吭声,心里却是在嘀咕,这人怎么老点自己爱吃的东西。
    窗子是打开着的,位置有些朝风,现在正是秋分时节,坐在这有点凉,苏临风双掌放在膝盖处,忽道:“我们要不去里面坐吧。”
    张蔓妮伸出一根手指,感受着窗外传来的一丝丝凉意,说了一声:“你很冷吗?”
    她这意思是我一个小女人都不怕冷……
    其实,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由于某些原因,对于寒冷异常的敏感。
    此刻,听得对方那一丝意味,苏临风没有反驳,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