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有道 > 第三章寸积,方能成事
    苏小回忆当时导演对她咆哮的样子,情绪低落说道:“导演说我跑得太慢了。”
    这一句话虽很短,苏临风却是听出了个中意味,喝了一口稍烫的萝卜汤,身子暖和了许多。他还原几分场景,语气委婉说道:“雨中你们二人,想来是一个人快,一个人慢。镜头下看到得是公公在前冲跑,而你慢慢小跑,所以你们导演……其中主原因是你二人缺了几分默契,差了些许协调。”
    苏小小倍感惊讶,赞了一声:“哥,你说得真准。,”
    苏临风微微摆手,提醒了一句:“公公跑得快是符合当时剧情的,且人工雨,不跑快点,淋湿久了,一旦身体生了病,如何去接后面的戏?你这丫头,也是有心思。”
    ?苏小小低头委屈道:“哥,我是想在镜头下多留点时间。跑快了,观众都不记得我是谁了。”
    这话听得坐在一旁的苏父,倍感心痛,自己闺女为了演戏,真是不顾及自己身体了。
    一个镜头何至于如此啊。他这个做父亲的很不理解。
    然而,走上演员这条路上的人,临一场雨,却是家常便饭。
    从事了这一行,不吃苦可能吗?因为你还不是DK。
    若在工作中偷懒,而且还表现出处处高人一等,那就算是DK,也只能红一时,慢慢会在这个圈子也会越来越小。
    你的一切不敬业的表现和态度都会被“广为流传”的。真到那一步的话,可以说寸步难行了。
    没有人喜欢好高骛远的演员。
    苏小小这些日子跟着剧组,有时去冰天雪地拍摄,有时去烈日炎炎下拍摄……
    她一直在咬牙坚持。
    就是这般,她离合格,还是有很大一段的距离。
    这一行,不是吃苦就能成功的。
    还得虚心学习,体验生活,不断去培养自己扎实的表演功底。
    演员所表演的每一台戏,都涉及到生活的多个领域,所担负的每一个角色,都充满着喜、怒、哀、乐等多种情绪。要塑造好剧本中的人物,就必须准确地分析、体会、把握角色的心理,铺排人物的性格层次,恰当地发挥表演技能。
    苏小小不是科班出身,技能上很是不足。
    苏临风起筷吃了几口自己做的萝卜炖肉,味道还可以。然,食材没有得到充分吸收,缺了几分浓郁,口感差了些。
    再次感受了自己做得美食后,他起身缓步走到妹妹对面坐下,细心指点道:“戏份短而少,做为演员你要时刻记得学会加戏。而不是靠跑慢点,让观众看你雨中慢跑戏。那样做意义甚微。”
    苏小小目光闪过一丝惊色,随后摇头两下,低头黯然道:“导演安排的戏,怎么会让我有加戏得份?”
    苏临风微微偏头,目光透过窗外,路边上,来往来往的人群,相互擦肩而过,他手放在左腰处,声色缓慢道来:“导演安排的戏份,虽是不能强加言语和动作;但临阵的演员,那一刻起眼神要蕴量,很快投入角色当中去;镜头上的你,眼神里要有戏,而且足;同时,有些顺势的细微动作加上去,导演还会有一丝意外,这一些,就是给自己加戏。”
    ??苏小小听得很认真,心里记下关键词,但还是表述了自己的观点,道:“哥,雨中戏,观众看得是剧情,不会在乎到我一个宫女的眼神和小小动作吧。”
    脚下有几分凉意上来,苏临风起身,抽出纸盒二三张薄薄纸巾,来回走动擦着桌上油污,道:“你今天那一场雨中戏,应该不是慢跑,而是跑得更快一些,甚至雨中绊倒,那样则表现出你得形态动作焦急,急着想去看望自家娘娘。”
    “同时,在雨中你的眼神中流露出失去一个好姐妹的浓烈悲伤之意,后面见到失去绫罗绸缎的娘娘,没有了往日外表的光鲜,这时你主动上前握手,紧紧握住,眼神真切真诚……”
    苏小小听自己老哥说完,起身鼓掌道:“哥,你真应该去当演员。”
    苏临风还没有说什么,苏父拿着新买的扫把杵地,笑骂道:“你哥去当了演员,店里大堆活谁来干。”
    苏小小轻笑道:“爸,我就说说而已。”
    哥哥真去当了演员,她可就要回来伺候老爹了。
    有一个哥哥,真好。
    苏临风收了碗筷,最后做个小结道:“一场戏,每一个桥段,要学会临场分析和运用。这样才会成为一个好的演员。”
    苏小小笑道:“哥,依你的能力,都可以去当导演了。”
    苏临风没有答话,端着碗筷,走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叠报纸。
    苏小小奇怪道:“哥,你这是干嘛?”
    苏临风未答,走到光线明亮窗台边,一叠报纸放在桌面,慢慢一页一页翻着。
    五分钟后,他走到苏小小对面坐下,递出一张报纸,说了一声:“练练演员口头禅,提升提升口语技能。”
    苏小小接过一看,两眼瞪得老大,这张报纸上面基本是口头禅。目光落在报纸页面排在上行两句长长的口头禅,她心里默读几句,顿感吃力。
    一般口头禅对于脱口秀达人来说,一口气,两口气,顶多两口半气读完。并且读的过程中发音标准,吐字清晰。
    苏临风眼神示意她读出声。
    苏小小心气上来,就读起这两句较难的口头禅。
    第一句口头禅:
    老彭拿着一个盆,路过老陈住的棚,盆碰棚,棚碰盆,棚倒、盆碎棚压盆。老彭要赔老陈的棚,老陈要赔老彭的盆,老陈陪着老彭去补盆,老彭帮着老陈来修棚。
    第二句口头禅:
    会炖我的炖冻豆腐,来炖我的炖冻豆腐。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就别炖我的炖冻豆腐。要是混充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弄坏了我的炖冻豆腐,那就吃不成我的炖冻豆腐。
    初读起来,苏小小在发音上有几分不标准,而且语速偏慢,要换好几口气。
    坐在一旁的苏父听着女儿朗读,摇了摇头,走到墙面柜子上,取了一瓶雕花。
    随后坐在一边,酒入杯,喝了一小口花雕酒,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喝酒这算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当然,爱酒之人,不仅喝得是酒,品出酒中真意方是大家。
    说到酒绍兴名气很大,然沧酒之清,浔酒之洌,清远之醇,川酒之鲜哪个不是很大?
    这酒的个中滋味犹如耆老宿儒,越陈越香,以初开坛者为佳,谚所谓“酒头茶脚”是尔。
    民国年间有一个颇有名气的诗人,特别好酒,但又很想戒酒,为此写过一首戒酒诗:“少年恨污俗,反与污俗偶。自视六尺躯,不值一杯酒。倘非朋友力,吾醉死已久。”
    然而,这位酒还是没有戒掉,且平生特别怕老婆,自家老婆指东,那是不敢往西走半步,他为此还专门收集全世界怕老婆的故事,后来发现只有三个国家没有这种故事,就是RB,DG,ELS这三个国家没有。
    当然,既然有酒鬼,也就有终生反之不沾一滴酒的人物,那就是诗人美食家袁大才子从不喝酒。
    苏临风常听自己父亲说到这个人。他说一个诗人,一个能制造美食的烹林高手,一个身边美女如云的大才子,竟然滴酒不沾,真乃奇闻异事。
    苏父对此一直想不通。
    这时,外面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
    苏小小喜欢热闹,放下手里报纸,连忙跑出了门,几分钟后,却是气呼呼急走了进来,手里多了一张宣传单。
    苏父接过后,瞧了一眼,眉头微皱,这对面一品楼,竟然再次搞起了4.9折扣活动。
    ??这才没有半个月,一场活动刚搞完,马上又来。
    ?如他家这般搞下去,周围的饭店,如果不降价或者拿不出比他店里的大厨还厉害的高手,这生意如何做得下去。
    ?这典型是在用价格战术,挤出对手。
    见妹妹那很恼人的神态,苏临风目光微凝,道:“是不是对面一品楼,又在搞事了。”
    苏小小手拍了一下桌子,气愤道:“他们这是不良性竞争。”
    苏临风拇指在其它指骨节轻点了一下,道:“对方除掉房租,水电气,还有工人的工资……我看他们这老板是不惜代价,也要扫平前面的障碍,占山为王。”
    苏小小恨声道:“就没见过这么霸道的饭庄老板。”
    ??苏父放下手里扫把,坐下摆手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做好自己就够了。”
    苏临风看了墙壁上挂的钟,已经到了下午2点,没时间了,他起身走到厨房……
    出来时,在苏小小几声爆笑中出了门。
    苏父面朝自家闺女笑骂道:“你也别笑你哥,下次你也应该去。”
    苏小小瞥嘴道:“爸,你可别担心我这个问题。你们又给哥哥安排相亲,哪一次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