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纪元大融合 > 第一章:归来的穿越者
    二零二零年五月。
    临海的海城正是一年之中最舒服的日子,暖风徐徐,带着点点潮湿。
    在高楼耸立的城市中央地段,还残留着一小片仍未拆迁的老城区,虽然说“老”,但也不过只有十六七年的历史,因此依旧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而此时在这片老城区的小广场上,陈飞正在独自布置着稍后要进行武术表演的场地,他虽然相貌一般,身高一般,但是有着一身堪比健美先生的白皙肌肉,在黑色紧身背心的衬托下尤为明显,因此即便还未吆喝,也已经吸引了一些小姑娘在一旁嬉笑尖叫着。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祖上绝学,奔雷拳招收传人了,绝对的真功夫!”
    布置完了场地之后,陈飞扯着嗓子喊了几句,一些放学的学生和下班的白领都被吸引了过来,眼见人都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陈飞笑着拍了拍面前竖着立起的石砖。
    “各位,练武的劈块砖,踢断块木板,相信各位都已经看腻了,其实啊,那些东西都是只要勤加练习,就能够做到的,今天我要表演的‘奔雷拳’,也是拳破石砖,但是究竟和那些有什么区别,各位一看便知,接下来,欢迎检验石砖的真假。”
    国人看热闹的心思从未消退,既然允许检验,当下就有不少小伙子和年轻人走了出来,又是搬起来试试重量,又是用脚踹试试坚硬度,甚至两个人合伙搬起来用力砸在地上。
    陈飞挑选的这块石板,可是从工地上捡来的混凝土,正常情况下除非用重锤猛击才能够击碎。
    “小伙子你要真能打碎这块砖,就算不学,赏钱我也不会客气。”
    一位有着啤酒肚的中年人气喘吁吁的试了试重量之后,当即打开钱包从中掏出几张票子挥了挥,满脸的不相信。
    陈飞腼腆一笑,“那就谢谢叔了。”
    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抓起地上的石砖,立到桌子上后倒退了几步,摆出拳击姿势后吐气开声,一拳击出。
    轰——!
    桌子上的石板倒飞出去砸到地上,顿时四分五裂,中心的位置赫然有一个坑洞。
    “哇!好厉害!”
    “小哥哥好帅!”
    “小伙子可以啊!”
    围观的观众们兴奋的纷纷叫好,虽然过程有些平淡无奇,但是结果令人满意就足够了。
    方才说要赏钱的中年人也不吝啬,当下把手中的票子塞到陈飞的手中,满脸的惋惜,“要是我再年轻个三十岁,肯定跟着小哥你学武,唉。”
    ......
    结果陈飞这一天还是没有招到学生。
    不过他也不怎么失望,等人都散去之后,默默的收拾着面前的砖板,今天还是有收获的,那几张票子够他放开肚子吃一餐了。
    “你的客户定义出了问题。”
    忽然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在陈飞的身边。
    这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学生,齐肩的短发干脆的扎个小马辫在身后,皮肤微微呈现小麦色,眉梢中带着阳光的气息。
    见陈飞一下子没有回话,面前的女学生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接着说,“这个时间点路过的不是没有钱的学生党,就是忙忙碌碌的上班党,他们连锻炼身体的时间都不一定有,又怎么会愿意学这个一看就很难学的武术呢?也不可能吃得了那个苦,所以只能叫好不叫卖,再加上现在我国的武术教育已经偏向表演性质,普通人学你这样实用性的武术是没有前途的。”
    “你还知道这是实用性的武术?”陈飞这才转过头来,仔细端详着面前的少女,怎么说呢,在她的身上似乎有种熟悉的气质。
    “我已经在这里观察了你三天了。”见陈飞终于回应,少女得意的扬了扬脖子,“你挥拳很干脆,没有什么花里花哨的姿态,而且力道惊人,哪怕在石砖上动了些手脚也很厉害了,用来打架绝对会打伤人吧。”
    “算你说对了。”陈飞两手一摊,“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高中没毕业就去学了这个,其它的什么也不会。”
    “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哦。”少女一下子眉开眼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暴力的武学要想合法,自然只能出现在合法的暴力机构中,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军队教学,实不相瞒,我的父亲和哥哥都是军人,要是你有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推荐推荐哦,而且你这个体能,去当兵的话,怎么也能脱颖而出吧。”
    当兵啊......
    陈飞低声叹了口气,少女的建议有点天真和单纯。
    而且,他是不可能去当兵,甚至连体检都不可能。
    因为他——是一名二次穿越者。
    准确点说,是在高二那年穿越到剑与魔法的异世界,混了六年之后眼看就要功成名就,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忽然就又穿越回来了的苦逼穿越者。
    为什么说苦逼,因为他完全不敢暴露身份啊,个人实力即便远超普通人也抗不过子弹枪炮,更不用说更犯规的现代化军队,魔法什么的因为没有什么天赋压根就没怎么学,或者说学了也没用,这边世界的魔力低微到近乎没有,而且这异于常人的身体一旦被发现,说不定就是切片啊,切片啊,还有切片啊。
    也直接导致工作都没有办法找——这年头什么正经工作都要体检。
    至于穿越者必备的金手指......金手指还真有,不过说起来都是泪。
    只要死掉一次,就会变成某种不可视状物敌我不分的大杀特杀,直到彻底筋疲力尽或者被再杀掉一次才会复活恢复过来,和穿越一样至今没找到原因。
    虽然也算间接拥有不死之身了,不过在异世界死掉好几次的陈飞表示,为了他人安全和社会和谐,还是好好珍惜这条命不要再死一次比较好。
    “喂!?在听么?”少女伸出手在陈飞的眼前晃动了几下,吐了吐舌头,“不会以为我是骗子吧,我也只是一直对这种东西比较痴迷啦,民间绝学什么的,而且说实话,被老爹骂一顿的可能性更大些哦。”
    “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暂时没有那样的想法。”陈飞摇摇头,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样么。”少女歪着头想了想,忽然拉过陈飞的手,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笔来在他的手上写写画画,“现在没想法也没关系,我给你留个电话,要是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给我打个电话吧,对了,我叫齐菲菲。”
    陈飞怔怔的感受着手掌相触的柔软,现在的零零后都这么大胆么,敢直接给陌生男子留电话。
    他上学那会和漂亮女孩子说说话都会脸红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