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想重生啊 > 第十三章:跟我玩手段?
    叶真难按照惯例先拿着优盘去了趟北化工,北中医和服装学院,外经贸,最后回到了北联大。
    距离军训结束只剩下三天的时间,而现在叶真难手中也算是有了些钱。
    打算今天就待在北联大,顺便把吃饭和唱歌的事情定下来。
    叶真难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喊了很久,结果却无人回应。
    以往王大龙总是会在这里等着自己拿货,顺便上交货款,但今日王大龙也不见了身影。
    等了一会儿,依旧不见有人下来。
    就在叶真难打算去食堂找一找的时候,这才见到面色不善的陈宁从宿舍楼内走了出来。
    “赚黑心钱你晚上能睡好觉吗?”
    “???”叶真难一脸懵逼。
    自己赚钱是真的,但赚黑心钱又从何道来?
    不由的有些生气:“陈宁,我知道你家境不错,也看不起我这种市井小人,但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
    “是不是干净的你自己心里清楚!”陈宁冷眼道。
    “等等,把话说清楚再走!”叶真难闪身拦在陈宁身前。
    这个长的不错,被广大男生在心中被评比为校花的白富美,叶真难跟她的交往还真不多。
    毕竟人家看不起自己,若不是有杨依雪跟着,两人即便见了面也未必会说话。
    从认识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加起来说的话也不超过十句。
    “你可以看不起人,也可以不在乎所有人,但你不能污蔑其他人,你没有这个资格!”
    “污蔑?”陈宁冷呵呵笑道:“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去一趟校务处就知道了!”
    校务处?
    叶真难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看陈宁的姿态,叶真难也懒的跟她多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校务处走去。
    学校里还是讲秩序的,校务处外也没有那么多围观看热闹的。
    大步来到办公楼,却见到302宿舍内除了陈宁和田鸽子以外所有人都在这里焦急的等着。
    “你的优盘是不是有假货?”让人意外的是,最先迎上来问话的是王晓春。
    平日里活跃,时不时对自己放电的李青青则是靠在墙边两耳不闻窗外事。
    杨依雪看着自己则是咬了咬牙,委屈的双眼一阵通红。
    “怎么可能是假的?我是从正规代理那里拿的货,每一支都有防伪标签的。”叶真难一口否定,他拿的的确是正品,而且他也相信安静是不会坑自己的。
    “到底怎么回事?”叶真难面色有些不善。
    其实他大概知道了情况,自己的货里可能出现了假货,然后被人闹到了学校。
    “519一整个宿舍都买到了假货,把鸽子打了,然后扭送到了校务处,你找的那个代理也在里面!”杨依雪小声道。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叶真难摸了摸杨依雪的脑袋,语气沉稳的安抚道。
    如果只是一个人买到了假货,那么还有可能是安静那边被上级代理坑了,或者说是不小心混入了一支贴牌货。
    这属于他们一方的责任,而这个损失叶真难也愿意承担,之后在怎么算那是叶真难的事情。
    但一整个宿舍都买到了假货,这里面的问题就大了去了。
    首先,每一支优盘都是经过叶真难的手的,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交给代理的绝对是正品。
    而519宿舍玩的这一手,在叶真难眼中看来简直就是小儿科,幼稚的不能更幼稚。
    叶真难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得到里面应允之后,这才推门进入。
    发现办公室内的人着实不少,好在这是一间大办公室,所有校务处的老师都在这里办公,不然真不一定能站进来这么多人。
    “老师您好,我叫叶真难,是爱国者优盘高校总代理,也是他们的上级,听说这里出了点问题,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解决的。”叶真难不卑不亢的自我介绍道。
    名头什么自然是自封的,语气既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也不会让人觉得自己就是个小代理,甚至小代理都不是。
    “你来的正好,这是你的产品吧?”一名正在处理事件的老师将几只优盘摆在叶真难面前。
    叶真难认真的拿起几只优盘看了下,其中还有一支是被拆开了的。
    “这几个不是我们的产品,而是贴牌产品,其实看是不是贴牌挺容易的,一是直接观看外表,正品的做工精致一些,而贴牌的有种粗制滥造的感觉,比如这里,对口都不整齐,这种产品如果是正品的话,生产线都下不了就会被打入次品。
    第二个是直接插进电脑,通过拖拽文件来观察移动速度,贴牌产品的移动速度普遍偏慢,有可能会丢失文件,或者对文件造成损坏,最大的问题是,贴牌产品的容量严重不足,说是十六兆的,实际上可能十兆都不足,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外表看出来的。”
    “那他们两个是不是从你手中拿的货?”校务处老师点了点头,一般人还真讲不出这么多条条框框,心里面便相信了叶真难是真正的代理,转而指着田鸽子和王大龙。
    “是的,他们两个手中的每一只优盘,都是我亲手交给他们的。”
    “那她们这个宿舍,是不是从你手中买走的优盘?”校务处老师又看着田鸽子问道。
    “是,但是我卖给她们的真的是正品啊……”田鸽子低着头,低声的哭泣着。
    叶真难微微皱了皱眉,隐隐之间,他看到田鸽子脸上青色的巴掌印,心中不由的有些火气。
    “东西是她卖的,你给的又是正品,那请叶总代解释一下,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校务处老师问道。
    叶真难微微一笑,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有很多。
    不想太麻烦的话可以私下里和解,或者双方各退一步,但如果较真的话,那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偏偏,现在的叶真难还真就想较真一下。
    “现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们双方各自都不相信对方的说法,既然这样,那么我有一个相对合理,而且也具有说服力的解决办法,咱们双方先听一下,学校老师也做个见证,如果都认可的话,咱们就签个协议开始走流程!”叶真难心中一阵冷笑,跟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