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想重生啊 > 第五章:社会人就是刚
    杨依雪的情况并不严重。
    只是单纯的崴了脚。
    医务室的医生帮她揉了揉,交给她一套揉脚的方法,让她回去以后自己勤揉一下。
    另外就是嘱咐她去买一瓶红花油,没事的时候擦一擦,有助于恢复。
    白天在等叶真难的时候,杨依雪就去附近药店买了一瓶。
    两人就这么一瘸一拐的,缓慢的走在大街上。
    “你的这些东西……”杨依雪还是没能忍住。
    “我出门的时候不想背太多东西,所以就把行李什么的寄了快递,今天才刚到,学校好心老师刚好来这边处理这件事情,就顺路带了过来!”叶真难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学校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
    “还能怎么处理?赔钱,然后批评教育呗!”叶真难呵呵一笑,接着道:“你说这学校的老师也真是,以前上学老师教我们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现在竟然告诉我,遇见事情先别莽,周围那么多执勤战士和便衣呢,直接吼一声让他们来处理不就完事了?”
    “那你是怎么告诉老师的?”杨依雪有些小女人姿态的问道。
    虽然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但不知道怎么了,她就是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
    “我当然不同意他的说法了啊!我就直接告诉他,我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我就是要学习**同志,就算这次吃了亏,下次遇到这种事情我还是会这么干的,社会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更看不惯那些不着调的人欺负我们的女同袍!”
    叶真难胡咧咧道,倒是逗的杨依雪笑声不断。
    这一路上杨依雪没有再去逃避,也没有故意躲开叶真难的手。
    途中两人还吃了碗馄饨,走到学校差不多已经是九点钟了。
    本来已经不怎么疼的脚,竟然隐隐的有些肿胀疼痛。
    不过杨依雪并没有开口。
    女生宿舍楼下,似乎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杨依雪早在进学校的时候就将手抽了出来。
    而叶真难也并没有在意。
    “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待会上去之后打点热水泡一下脚,再用红花油擦一下。明天的话我可能有些忙,打算抽空去周边转一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兼职可以做,晚上七点一起吃饭?”
    “嗯!”杨依雪轻声点了点头。
    叶真难和以前那些追求自己的男生并不一样,不像那些人那般死板。
    说话风趣幽默,还又很有分寸,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戳中自己的笑点,和心里面最柔软的地方,甚至让自己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甜蜜的感觉。
    “要不给他个机会?”进入宿舍,在叶真难看不到的地方,杨依雪脸上微微一笑,低声喃喃自语道。
    ……
    将杨依雪送入宿舍之后,叶真难来到了学校小卖部。
    买了一包最便宜的烟,然后买了一张信纸,信封和邮票。
    学校的小卖部一般还兼职收信发信的工作,虽然不赚什么钱,但能为店里带来一些人气。
    再说也不用他们做什么,邮局的人每天都会来一趟收发信件,他们只需要找个地方放着等人来取就行了。
    借了根笔,将自己的情况大致的写了上去,然后寄给了自己的高中班主任老刘。
    接下来学校肯定是要退档的,而退档的话一般是先退回地方教育部门,然后在退回到学校,学校在将情况告知家人。
    叶真难不想让母亲担心,所以只能去求自己的班主任老刘,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在学校这边被压下来。
    做完这些之后,叶真难便直接背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了校外。
    倒是能在学校将就一晚,可是明天咋办?
    新生们都在聚集去军训的时候,自己背着行李离开学校?
    叶真难丢不起这个人,所以还是趁着人少的时候离开最好。
    不过这大半夜的再去找房子也不太现实,旅馆什么的更不要提了,一夜就要几十块,有这个钱叶真难还想留着当初始资金呢。
    “得嘞,重生的第一天就当个流浪汉吧!”叶真难找了个避风处,直接将自己的铺盖打开,躺在地上睡了起来。
    翌日清晨,叶真难起了个大早。
    不起也不行,路边车辆和行人的声音不断,在这种地方想睡个好觉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顺着四环往西走,找到了记忆中的城中村,这个村子虽然后来拆迁了,但现在却很适合叶真难。
    本地居民对于外来人口的需求了解的透彻到能让叶真难这些外来人都觉得懵逼。
    最后叶真难花了一百块一个月,租下了一间六七平大小的房间。
    一张单人床,一套简易衣柜,一个卫生间,屋子里就这么大地方,五步之内能到你视线范围内的任何一个地方。
    在房子里洗了把脸,收拾了下个人形象。
    对着镜子叶真难忍不住的臭美了一会儿,年轻的我还是挺帅的嘛……
    “王姨,洗黄瓜呐?”下了楼,恰巧房东抱着几根黄瓜在洗,叶真难上前打趣道。
    “要不要来一根?”王姨倒是不懂后世的那些梗,笑着回应道。
    对于叶真难的感觉还不错,大学生,人长的帅,说话好听还懂事。
    “那行,我就不客气了啊!”正饿着肚子的叶真难顺手抄起一根黄瓜嘎嘣嘎嘣的咬了起来。
    王姨没好气的瞥了眼叶真难,暗道刚才我啥也没想,对他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王姨,你这空间利用的有些不太行啊,人家都是门面什么的,你怎么不整几间?”无聊的叶真难打趣道。
    “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谁会来租啊?”
    “那也不一定,这种小街小巷的,才更适合做一些生意呢,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整一间出来,租出去或者自己开一间计生用品店铺,小年轻嘛,大街上的人来人往,肯定不好意思,开在这里生意保准不错。”
    王姨皱了皱眉头,一大学生跟自己这个老娘们谈论计生用品的话题,虽然显的有些尴尬,但人家说的好像有道理啊。
    这几年风气越来越开放,风气咱管不了,但也能起到点作用吧?
    “行,我琢磨琢磨,要是成了以后你用免费!”
    “还不如给我换个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