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想重生啊 > 第二章:打的就是你
    叶真难挤开人群直接来到了最前面。
    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右脚脚踝,眼泪不断在眼眶中打转的那个女孩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她!
    杨依雪!
    “同志,真的很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也是被后面的人挤的失去平衡才把你撞倒的,不过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你稍微休息一下,我陪你去医院看病,该花多少钱咱就出多少,后面的营养费什么的我也管了。”一个寸头少年正一脸诚恳的道着歉。
    虽然犯了错,但周围围观的群众却并没有对这个少年指指点点。
    毕竟人家的态度没问题,而且还愿意承担责任。
    这要是换做某个没良心的货,早就混在人群中跑了。
    这里这么多人,谁又能知道到底是谁碰倒的她?
    这件事情叶真难是知道的,而两人前一世也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不过不是在第一现场,而是见到杨依雪一个人痛苦的走着路,叶真难恰好认出了杨依雪是自己同校的学生,所以便上前打招呼,表明身份之后,陪着她一起去的医院。
    而记忆中这一次的崴脚事件也并没什么太严重的后果,大概一个星期后杨依雪便恢复了。
    而叶真难也正是借助这次崴脚事件,靠着勤劳以及不要脸的态度才渐渐的在杨依雪那里刷了不少好感,为日后的男女朋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叶真难正打算上前解围,恰巧听到旁边有个小朋友低声说道。
    “爸爸,他就是故意的,先前我看到他在摸那个姐姐,后来被那个姐姐发现了才故意推到她的,还出脚拌了下……”
    “别乱说话!”小朋友的父亲面色一紧,连忙训斥了一句,旋即抱着小朋友迅速的离开了现场。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但叶真难却是面色铁青。
    后来自己问过杨依雪这一天的事情,但杨依雪却一口咬定那就是一个意外。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这个小朋友口中的描述才是真实的情况。
    “既然这是一场梦,那老子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叶真难轻声嘀咕了句。
    如果在自己的梦里还需要让她受到委屈,那自己还做这个梦干啥?
    看着满脸歉意,诚恳道歉的少年,叶真难的肚子里突然升起一阵怒火。
    借助着还有几步的距离,叶真难悄悄的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以此借助自身的惯性。
    ‘砰……’
    叶真难一脚狠狠的揣在那少年的身上。
    少年猝不及防的后退了几步,直接瘫坐在地上。
    然而叶真难却不打算就此罢手,继续上前打算给这个少年长长记性,同时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哎,你怎么打人啊?”
    少年痛苦的捂着肚子,一脸无辜的看着叶真难。
    “打人?老子今天不止要打人,还要砍了你的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叶真难恶狠狠的瞪了眼那少年,旋即便再一次上前。
    不过这一次叶真难没有一通乱揍,而是有目的的将目标放在了少年的双手。
    似乎是理亏,被打的少年并不敢反抗。
    “小伙子,别打了!”
    “就是,有啥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围观群众劝阻的倒是有不少,可上前拉架的一个也没有。
    站在旁边说几句没什么,可要是拉架的话,待会说不定要去做笔录,不少人还是怕麻烦。
    与此同时,正在站岗的士兵也早就察觉到了这里的情况。
    实际上他们早就注意到了这里,并且已经在朝着这边走了。
    在看到叶真难突然暴起打人的时候,那名士兵愕然一惊。
    然后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哨子,放在口中用力的吹着,然后迅速的朝着事发地跑来。
    “别打了,会出事的!”
    坐在地上的杨依雪压根就没想到会有人替自己出头,虽然这个方式很直接,很暴力。
    但身为大学生的杨依雪,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所以此刻杨依雪也顾不上疼痛的脚踝,一瘸一拐的上前拉着叶真难。
    “住手……”
    围观群众见到站岗士兵跑了过来,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通道。
    士兵一边喊着住手,一边从武装带上取下伸缩甩棍。
    ‘啪’的一声,巴掌长的甩棍便变成了四十厘米左右的棍子,并且警惕的看着叶真难。
    叶真难瞥了眼士兵那稚嫩的脸庞以及茫然却又坚定的眼神,这可能也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砰!’
    叶真难并没有听从士兵的喊话,在老子梦里,还能让你吓到不成?
    狠狠的又朝着少年的手上踹了一脚。
    “我让你住手……”
    士兵显然没料到叶真难竟然不甩自己,一时间竟然忘了话术,话说到一半这才想起来,连忙改口:
    “最后一次警告,双手抱头,否则我将采取强制手段!”
    叶真难抬头看了下已经打算动手的士兵。
    这一次他倒是听了,主要是因为附近还有十几名士兵正在朝着这边跑来,甩棍什么的早就打开拿在手中了。
    如果在自己的梦中还把自己搞的那么狼狈,那该有多丢人啊?
    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帅气一点。
    双手负于背后,一股深山高人的姿态,昂首挺胸的站在那里。
    高高在上的望着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少年。
    “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少年满眼泪水,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疼的,反正就是表示我不想跟你说话。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唉!唉!唉!干啥呢?”
    这个逼叶真难装的一点也不舒坦,这都还没表演完呢。
    支援过来的士兵可不是什么菜鸟,挂着一幅二级士官军衔的老班长直接从身后将叶真难按倒在地上,旁边的士兵眼疾手快的从身上取出一副手铐,从背后将叶真难的双手铐了起来。
    “疼……”
    叶真难突然间有些惊恐,因为他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
    士兵可没心情跟你讲什么道理,前面那个新兵警告的过程他们也看到了,既然警告无效,那就直接采取手段了。
    所以,叶真难是被硬生生扑倒在地面上的。
    百十斤的身体就这么重重的砸下来,后面还压着一个同样百十斤的人,反铐的时候更是不知道怜香惜男,那可是硬生生掰过来的。
    谁没做过梦?
    谁不知道梦里是不会疼的?
    难道说,真的回到了两千零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