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想重生啊 > 第一章:如果可以重来
    京城,雪花飘飘,寒风凛冽。
    一栋别墅内暖意洋洋,就连花植都在舒服的呻吟着。
    舒适的环境,并不能带来舒适的心情。
    看着客厅内愈演愈烈的争吵,叶真难心烦意乱。
    “老子还没死呢!争个球!”
    撂下一句话,叶真难转头便进入了二楼的书房。
    对于这个家,他早就已经死心了。
    果不其然,在叶真难打开书房门的那一刻,客厅内再一次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自己结过三次婚,有四个孩子,如今最大的孩子也已经将近三十岁,最小的刚十岁。
    成年的自己出来争,未成年的大人出来争。
    本该享受人伦之乐的叶真难,却在这一刻体验到了什么叫做人间百态,什么叫做人最真实的一面。
    年轻的时候太过于放纵,过度纵欲掏空了自己的身体。
    后来也没在意,更没想着去给身体充能一下。
    三十岁往后开始奋发图强,每天都在忙碌着事业,加班熬夜更是常态。
    为了生意,喝酒进医院都和医生护士成了能聊知心话的朋友。
    本就被掏空了的身体,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了。
    年仅五十七岁的叶真难被查出了尿毒症,这个病是治不好的,虽然可以尽可能的延续自己的生命。
    以叶真难现在的财富和声望,找到合适的肾源并不难。
    只要他肯放话出去,只要能匹配成功,立刻给一个亿的补偿,保证排队配对的人能把医院挤瘫痪。
    但是现在叶真难却失望了,甚至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有人在想着以后的家产分割,有人在拿笔计算着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死,还有的人,已经付出了行动……
    坐在书房内沉没了许久,叶真难掏出了手机。
    “老王,帮我拟定一份遗属,所有固定资产和百分之四十的现金流整合为基金会,每年盈利保留百分之三十作为自身发展,其余的全部收益投入公益事业……”
    “其他的百分之六十……”叶真难顿了顿,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画面。
    这是一个让自己内疚了一辈子的人,虽然在中间的这二十年时间里,自己压根就没想到过她。
    可是在生命走到尽头的这一刻,叶真难才真觉得对不起她。
    “帮我找一个人,这部分遗产是留给她的……”
    “老叶……”电话那头的老王大吃一惊,连忙出声劝阻。
    “就这样吧,明天办公室见!”
    叶真难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两行清泪默然无声的顺着眼眶落下!
    “人这一辈子图个啥?”
    “小时候图着快点小学,上了小学又图着快点上初中,每一次的期盼,每一次的失望。”
    “到了大学又盼着美好的爱情,可到了进入社会以后又发现,所谓的美好,都是建立在金钱上面的。”
    “我放荡过,也努力过,对不起过人,也对得起过人,现在终于混的有模有样了……”
    “没钱的时候做梦都想发财,发财以后却又想着重回以前。”
    “蓦然回首,才发现这些年已经丢掉了真正的我,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我!”
    “如果可以重来……”
    ……
    “起来……”
    嘹亮庄严的国歌声不断响彻在耳边。
    空气中有些刺骨的凉意,天刚刚亮,大型灯光打在场地中。
    叶真难发现自己正被陌生的人群包围着,人很多,但是在这一刻却又很安静,除了国歌声以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声音。
    就连一些小朋友,也骑在父亲的脖子上,高高的敬着少先队礼,用那稚嫩童真的声音放声高唱着国歌。
    叶真难有些懵,有些难以置信。
    这辈子自己只在广场上看过一次升国旗,那是大一军训开始的前一天。
    时间,自然是2001年……
    国歌并不长,叶真难还没来得及确认这是不是在梦中,国歌声便结束了。
    寂静的广场瞬间恢复了喧闹的场面。
    “爸爸,以后我也要当兵,像叔叔那样升国旗,到时候你来看我升国旗好吗?”
    “当然没问题,到时候我和你妈妈就在附近租个房子,天天来看你升国旗!”
    “拉钩……”
    一对父子间的谈话将叶真难拉回到了现实。
    父子两人在谈论着以后,女人则在一旁不断的笑着,帮孩子紧一紧衣服,生怕冷风钻进去。
    看着这个温馨的家庭,叶真难竟然有些羡慕。
    叶真难不是独生子,但家里面却只有他一个。
    父亲早些年也想闯一闯,后来失败欠了一屁股债。
    不得已下只好回老家做了矿工,在他十岁那年矿难没能出来。
    而就在矿难发生的时候,母亲肚子里正怀着妹妹。
    矿上赔了几千块钱,全拿去还债也不够。
    后来一些债主来了家里几趟,也就放弃了这些债务。
    妹妹皮实,也懂事,很让人省心。
    后来不知道从哪听说马蜂窝可以卖钱,然后便漫山遍野的去找马蜂窝。
    钱倒是赚了一些,虽然不多。
    可惜在一次采集马蜂窝的时候不慎从树上摔了下来,山上的树,摔下来可不只是与地面之间那点高度。
    村长发动了全村人上山去找,但为时已晚。
    母亲这辈子遭了罪,但也享了福,活到七十多岁,不管怎么说,在她人生的最后二十年里,也还算是幸福的。
    每周自己都会抽出一天待在家里,什么事情也不做的陪着母亲。
    住不惯城里的房子,那就在家自己建房子,担心一个人在家无聊,叶真难便悄悄的在村子里走访一遍,挨家挨户送礼,过年挨户送红包。
    只希望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这些邻里能够多去家中陪母亲聊聊天,多多照料一下。
    对于母亲,叶真难并没有留下太多的遗憾,至少在她最后的二十年里,自己做到了一个儿子该尽的义务和责任。
    目光回到广场,看着正在散场,显的有些乱的人群。
    对于天天待在这里的人来说,这种场面已经成为了常态,只要不出现差错,很少会有人去主动维持秩序。
    当然,周围站岗的那么多,也没人会去故意捣乱。
    但凡事并不排除以外。
    “如果这真的是在梦里,那这一个梦,便不能留下任何遗憾。”
    叶真难轻轻的嘟囔道,旋即朝着一个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往前走了几百步,便看到人群渐渐的开始分流,还有人围着在看热闹。
    如果不出意外,被人群围着的,应该就是她了吧?